台灣新藝當代藝術空間

關於部落格
周三~週五PM6:00~9:00

週六~周日PM2:00~9:00

(週一、週二及國定假日休館)
  • 1962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呂沐芢個展 - 呼提克人的飲食觀




 

呂沐芢 ( 拉馬-默提司 Lama Motis ) 漢名與呼提克名
生於1971台灣台北

 
學歷
2005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碩士
2001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
個展
2009 託孤 橋頭老街 台灣 高雄
2009 灰燼恢境 橋頭糖廠焚毀的日式建築 台灣 高雄
2001 有玩沒完 新濱碼頭 台灣 高雄
1999 嗯!應該往那把! 原型藝術 台灣 台南
1998 你把我當牠跟狗一樣 土思藝文中心 台灣 台北

 
駐地創作

2010 大港口藝術村駐地藝術家 台灣花蓮 2010/4~
2010 48小時藝術認証駐地藝術家,台灣橋仔頭白屋
2009 KAO YUAN UNIVERSITY 高苑科技大學 台灣 高雄 2009'7~2010'6
2007 Gate Gallery , China , Beijing 中國北京 紅門畫廊2007'2~2007'5
2006 Free CampⅡ Harghita Cultural Center, Romania 國際青年創作營,Harghita 文化中心,羅馬尼亞 10月
2006 Kio-A-Thau Sugar Refinery, Kaohsiung, Taiwan 臺灣高雄縣橋仔頭糖廠藝術村 5~8月
2005 Gallery MMG. Budapest Hungary/ 匈牙利 9~10月

 
重要得獎
2007 數位科技藝術獎 入選
2002 台北市美術獎 優選獎
2001 TIF 新人獎 新人獎首獎
2000 台北市美術獎 優選獎
1999 台北市美展 北美獎
1998 國際版畫素描雙年展 版畫入選
1998 國際版畫素描雙年展 素描入選







創作字述

台灣新生報  年代1945/10/21
記者:黃子芸
受訪者:唐庫/薩浪達(呼提克長者)

  在人類漫長且無止盡的演化過程中,我們曾經有過無盡的疑問、難關與考驗,大部分的疑問已經被那一些特別具有智慧的人解答了,這些大智慧的人很清楚,對宇宙發問就是對自己發問,而對自己發問,就是對你的夥伴發問,於是,很多時候,我們會知道,那所謂的難關與考驗,不過是一個時間點,一個當人們彼此間的關係漸趨淡薄的非常時期,在那個時間點上,你會對於解決問題感到特別的艱難,你會覺得那代古老的能量渦漩已經淹沒你的所有想像,且遠遠在於感受之外。這樣的狀況已經在宇宙歷程中發生過無數次了,未來也一定還會再發生,然而無論幾次,我們都會發現相同的答問方式,當我們繼續相信自己的能量,當我們重新相信身邊的能量,當我們集合起眾人的天賦再度走入正漩的中心點,問題將被解決。

  我們從許多的記載中發現,儘管問題的出處背景不一,所指涉的的事件情境也相去甚遠,所針對的對象也有所不同,但答案竟常是如此類似,很多時候甚至是一模一樣的彷彿我們一開始就該知道答案的那樣,而就算這個問題的解答需要用到整個演化來解決,答案還是會不厭其煩的重複出現。呼提克人相信每種生物都有專屬於他的能量,包含外顯的以及內在的。每個人的天賦都會有所不同,如此才會造成一個組群的結合,你會就你所在的環境開發你的能力,或者你願意的話也可以無限制的盡情開發,有些時候,你也可以讓那些能量長久的沉睡,直到你再次呼喚他。但有些能力卻並非一開始就存在的,在一些特定的環境壓力與刺激下,有一部分的人會轉化自己的質地並創造出一種新的天賦,專門為了解決當下的問題。

  就我們所能翻閱的記錄與資料看來,光明人曾經出現過四至五次,或者更多,我們所能溯及的最早資料顯示,光明人的第一次出現是一個發光體,時正值呼提克人發展出初步的農耕組織,原以為一反過往的食物採集心態可已大幅降低生活的不確定性,當人們開始專注在植物們的成長過程的同時卻顯得患得患失,人們花費所有白天的時間在關看自己所培育的田園,並在夜裡那些看不見的時刻被擔憂所壓垮,他們想衝出居所看植物們是否安在,卻受限於眼睛靈敏度的不足而一無所獲,人們的視力甚至比以往更差,他們想伸出手探索,卻總是在前進的路上跌倒,走不到路的那頭。一天夜裡,哈祖家族那個最頑皮的小男孩突然散發著亮光,先是在手指末梢上一點如螢火蟲般微弱的光線,而後遍及全身如彩虹般燦亮,在眾人驚異與敬畏的眼神中,小男孩毫不猶豫的走出家門走向那被精心呵護的農地裡,所有的人都看見自己的作物正舒坦的伸展的枝葉,彷彿他們要趁著夜裡盡情的抽高,彷彿他們都看見這些植物們對於成長的喜悅,小男孩再蹲下身,用手指輕輕撫過葉子的邊緣,整株植物頓時霎亮,那美好潔淨的亮光像是他們所看過的每一道光線的集合,瞬息的變換著不同顏色的光芒,每位觀看者都沐浴在那明亮的喜悅能量裡頭,於是他們知道這些植物們就像每個人一樣是充滿的、是無畏的,從此人們終於可以在夜裡沉眠。

  每一次光明人的出現都標示著一種新技術的使用,讓人們在心底植入濃厚且強烈的信心,人們相信光明人一直都在,或者該說,那是人們本該散發出的質地,但人們終歸是健忘的,久了,就連自己身上所帶有的光都忘記了。所有的記錄顯示,光明人最後一次出現是在「恐懼」出現後的第三年,那時的光明人共有十數人,他們身上搖曳的藍色光芒像是隨時會被下一陣風所熄滅,堅毅卻柔弱,像是要提醒人們回憶起自己身體內所蘊藏的光,回憶起那帶領著自己走過無數個美好世紀的原始能量,他們在部落裡來回跑動,伸手點燃每一個家裡的燭火,卻無法照亮人們眼底的黑暗,除了那些還不會言說的嬰兒們快樂的瞪大眼看著光明人外,沒有人看見他們身上的光,從那時起,光明人便不曾再出現。

  在研究呼提克文明的過程中,我們試圖抽絲剝繭的理解這個古老的文化,並時而感到驚喜,但受限於目前環境、器物、思維…等不同的使用概念下,我們仍無法即刻的理解這個既古老又現代、既原始又進步的文明狀態,有時甚至不免迷失與灰心,但多數的時候,我們像隻還不習慣身體各部位的小貓,興奮的繞著自己的尾巴轉圈,想抓住末梢那來自原始欲望般的自由擺動,並藉此懂得,那本該是自己的一部分。儘管只是閉路電視上一段簡短畫面,這次光明人的出現,對於呼提克文明的再度覺醒無疑是最大的鼓舞,彷彿是對於我們所投身的能源研究有了回應,在此,我們衷心期待與光明人更深入接觸的那一天到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